[ 打印文章 ] [ ]
“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摄影贡献奖”获奖者王琦(组图)
中国网 | 时间: 2005-12-22  | 文章来源: 中国军网

《横空出世》 王琦摄影

《神舟出征》 王琦摄影

神六展览官方网:http://htzl.china.cn/

神六太空生活瞬间:http://www.china.com.cn/chinese/zhuanti/space/1067347.htm

神六网上展览馆:http://www.china.com.cn/chinese/zhuanti/slwszl/1061074.htm

“他是航天人的后代,发射场是他的故乡。20年的青春奉献给了中国载人航天事业,完整地参加了‘神一’到‘神六’的摄影工作,拍摄了《傲视苍穹》等许多航天佳作。”

这段话,是“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大型纪实摄影展览”评委会,对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首席摄影师王琦的评语。2005年12月3日上午,在国家博物馆举行的“‘神舟’六号载人航天飞行大型纪实摄影展览”开幕上,肩扛上校军衔的王琦成为3名“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摄影贡献奖”最年轻的获奖者。

他的脸上写满沧桑,他的外貌粗犷豪放,大西北人的生活习性,使人很难把王琦执著的追求和壮丽的航天事业联系到一起。但只要看到他用镜头彰显的航天人的豪迈气概,你身上的血液马上就会汹涌喷薄。他用自己全部的智慧和心血,赋予了神舟飞船活的灵魂和思想――

“神一”到“神六”,他拍摄了许多令人叹为观止的照片,深刻反映了“特别能吃苦,特别能战斗,特别能攻关,特别能奉献”的载人航天精神。1999年,“神舟”一号发射时,王琦从不同度设置6架照相机,10多秒钟拍摄了6个胶卷200多幅图片。为抓住“神舟”一号飞船发射前的动感,他专门添购了一个16mm的鱼眼镜头,又增置了柯达25度慢速胶片,想方设法把光影拉虚,终于拍出了令人眼前一亮的《横空出世》(图一):明晃晃的虚光衬托神舟一号拔地而起,仿佛向世人宣告:“神舟横空出世,中国走向太空。”《神舟出征》(图二)是“神舟”五号飞船在测试完毕后,他使用莱卡R8相机,180MM/F2.8镜头,柯达100ASA胶片拍摄了“神舟”飞船蓄势待发的勃勃英姿。《傲视苍穹》(图三)是他在“神舟”六号发射前爬上60多米高的发射塔,透过两个加油管道中间对箭架合拢取的景,画面上椭圆外环内的神箭昂首挺立,透出一种决战战胜的英雄气概, 给人无限遐想,令人充满信心。而《回归祖国》(图四),则充分体现了他作为“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摄影贡献奖”获奖者,对航天摄影题材的执著追求:自费7000元租车,在“神舟”六号成功发射后星夜兼程1800公里赶往内蒙古四子王旗,苦苦守侯了6个小时,最终精确捕捉到“神六”返回舱披着烈焰通过黑障区,扑向祖国母亲怀抱的经典瞬间,这一刻仅仅只有五六秒钟时间,就此而言,堪称极品。

从“神一”到“神六”,王琦用镜头真实记录了中国航天事业的辉煌,一幅幅精美绝伦的摄影作品,永远把中华民族的骄傲,定格在历史的深处和苍茫太空。

1965年3月16日,王琦生于巴丹吉林大漠里的东风航天城。他说,也许是生在大漠,大漠赋予了他宽广的胸怀:时而柔静如水,时而狂暴如风;也许是长在戈壁,戈壁催生了他灿烂的梦想:望尽天边,胸卧蓝天;也许是伴着胡杨,胡杨造就了他坚毅的性格:成长在心,无需其境。

1985年,从小就生长在军营的王琦穿上军装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子弟兵”。当时的航天城交通不便,环境艰苦,信息闭塞。在文化生活贫瘠的情况下, 王琦爱上了摄影。他凭着一股钻劲,很快从雷达兵成为专职摄影人。在利用周六周日到戈壁滩、弱水河岸拍日落、日出、羊群、胡杨,拍摄故园的过程中,他渐渐上了路。

1987年,他跑到西安,把补发的1900块钱工资买了一台海鸥DF-1相机,休假一个月内走遍北京、西安、成都等10多个城市。回来后,他举办了一个祖国名山大川摄影展,给单位的文化生活活动增添了一抹新奇的亮色,引起很大反响。这一年,他开始对摄影有了独特的思考和感悟:用镜头看世界,就比别人多了发现美的第三只眼。

1990年,他历尽艰辛,首次把试验任务与胡杨风景照片放在一起进行了摄影汇报。1992年,一位圈内朋友觉得他眼光独到,但技巧不娴熟,建议他走出去多与人交流,使他茅塞顿开。从1993年春节,他开始走上西藏甘南采风,并开始在专业摄影杂志上发表作品。处女作给了他很大的鼓励,使他一路风雨兼程, 至今已成长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民俗摄影学会硕学会士、中国人像摄影学会会员和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“神舟”摄影协会主席。在摄影洗印中心工作的日子里,他学到了许多东西,放大技巧、摄影技巧,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中央电视台军事部和甘肃电视台“西部军旅”栏目组,分别以《他从大漠走来》和《走向太阳》作了专题报道。

1999年,随着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蓬勃发展,王琦身边的摄影爱好者越来越多。他适时组织了“神舟”摄影协会,举办了“西部风情”摄影展,对大家的创作给了很大的鼓舞,分批带人走了甘南、川西、九寨沟等地,先后举办了“新兵团一日”、“大漠放歌”、“江主席来到航天城”、“辉煌之路”等摄影汇报展,编辑出版了《东风航天城挂历》、《大漠军营》、《走向辉煌》、《江主席来到航天城》、《送我壮士巡天河》等大型画册,用镜头见证了中国航天的发展与辉煌。

当初,王琦为了拍照,把所有的积蓄,甚至把身上最值钱的皮大衣、大头鞋都卖了。那样的激情他一直没有消失,并把对摄影纯粹的激情,转化为对这片生他养他土地的热爱,转化对航天事业的情怀:“每看到大漠中的胡杨,我都身心激荡,我敬佩它承受孤寒寂寞却屹立不倒的品质,它就象征我们航天人的精神。我要把镜头一直对准他们,对准这个神圣的事业。”

王琦有一幅《秋之舞》(图五)深深地打动了我:在一片阳光照耀下,两片胡杨树叶子的叠影上,我看到了一组跳动的少女和她们跳动的青春、跳动的心灵。这样新奇的构思和角度,让我读懂了他的耐心、细心、精心、苦心,读出了他的艺术修养和职业灵感。如他所言:“成长在心,无需其境。”看着他成长的人说,王琦不仅继承了老一辈摄影人吃苦耐劳、勤勉负责的优秀品质,而且还特别体现出现代人少有的拍摄境界,体现出对航天事业的情怀。

王琦说,“我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。但我对于沙漠、戈壁、胡杨、火箭是感情很深的。也许只有摄影才能抒发我内心的东西。这不仅是我的爱好,我会用生命去爱它们。”

从事摄影20多年,王琦在国内外发表摄影作品6000余幅,获各种奖项600余次,这些图片的震撼力超出了他的想象。为此,他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。为了拍摄发射场日出,他曾经一天一夜没进食,走了25公里的戈壁沙漠,结果造成了胃穿孔;为了拍到胡杨林雪景,左手小拇指长时间受冻,神经坏死,至今没有感觉;“神六”发射前,他在全神贯注拍摄组装时,一不小心被铁门碰了一下,左眼眶上缝了3针……

王琦认为,航天科技摄影是在无法交流的情况下,要通过镜头向人们展示最高科技神圣和光荣的形象。拍摄火箭和飞船,除了在表现力度和手法上要下心思去琢磨,在器材上也要受限制,需要遇上好的天气和环境,还要不怕危险性。“神舟”号飞船是中国人实现“嫦娥奔月”、“万户飞天”梦想的航天器,他体会到关键是要把那些看似没有生命的航天器拍出活力来,并要把她的神秘与中国古老的童话结合在一起。《横空出世》展现的是中国火箭巨大的威力,《月邀神舟》是童话里的梦想,《展翅欲飞》是拟人化的表现,《龙啸九天》是中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成功的辉煌……

王琦性格内向,不善言谈。但从文化部周和平副部长手中接过沉沉甸甸的“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摄影贡献奖”奖杯后,他说内心突然涌动一股强烈的倾诉愿望:摄影是我心灵的旅程……

著名诗人顾城有一句诗:我把我的足迹像图章印遍大地,世界也就溶进了我的生命。这句话对于他来说,再恰当不过得了。

无论是严谨的航天科技摄影,还是无忧的高原之行,或者无拘的东游西逛,相机都在陪伴着他,去放逐心灵、感动心灵、洗涤心灵。

做为第二代航天人,又出生在航天城,对航天事业的热爱无法用语言去表诉,摄影给了他一个最好的途径。镜头使他在20年里见证了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与伟大,守望着她那一个又一个灿烂的辉煌!

自从1990年开始参与航天摄影以来,王琦每次都绞尽脑汁利用其聪明才智,拍下极富艺术性的摄影作品。虽然摄影是遗憾的艺术,但在一些关键场面,他的作品不仅能拿得出手,而且相当好看。这次为期15天(12月3 日到18日)的“‘神舟’六号载人航天飞行大型纪实摄影展览”中,就有他20多幅作品。

从事航天科技摄影20年,历经艰辛的王琦从中看到了庄严和凝重,享受着喜悦和自豪。当“神舟”号飞船一次次欢快地奔腾而起时,他同样一次次用镜头打动着更多的人们。他说:“现在除了那两套相机和七八万张底片,成堆的获奖证书外,我一无所有。但是因为有了永远无法闭合的镜头,我感到了生命的快乐……” (胡 宇)

 

《傲视苍穹》 王琦摄影

《回归祖国》 王琦摄影

《秋之舞》 王琦摄影

本文作者胡宇(右)与王琦在国家博物馆一号厅“神舟”六号返回舱前合影

[ 编辑信箱 ] [ 打印文章 ] [ ] [ 关闭窗口 ]
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
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

Manufacturers, Exporters, Wholesalers -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. 阿里巴巴中国
阿里巴巴公司库
商业资讯